青海发现1例境外输入无症状病例:系荷兰籍 已隔离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资深学者珍妮弗·纳佐(Jennifer Nuzzo)称:“我们坚定地认为还有一些死亡病例没有纳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统计中。”据悉,该中心正在研究全球健康面临的威胁并密切追踪新冠病毒的流行趋势。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关于如何证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新指南,强调验证标准一致性的重要性,并意识到一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未得到持续追踪的问题。美国疾控中心指示,“如果在合理的情况范围内”未经检测的死亡病例也可纳入新冠死亡病例统计。”专家表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确实出现漏报,但是漏报的程度仍不明。

在美国NBC新闻网的一篇报道中,多名日裔美国人社区的领袖就表示,杨安泽的文章和观点让他们想起了当年那种“做美国人还不够,还得做更好的美国人”的痛苦回忆。

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忠心”的代价,太大了。

然后,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有点羞耻”。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这就是流感",“很快就会消失"。

还有非亚裔的美国网民表示,自己很后悔之前支持过杨安泽,认为杨安泽的言论就是在给种族主义洗白,他对杨安泽“非常非常失望”。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根据加拿大各省和地区4日当天公布的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截止到发稿时(当地时间4日19时40分),加拿大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14018例,死亡病例233例。分别比此前一天增加1552例和46例。

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应该证明自己‘很美国’,才能避免被歧视”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