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田机场测试经过东京市中心新航路
来源:羽田机场测试经过东京市中心新航路发稿时间:2020-04-06 06:55:49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各国政府和民众对疫苗的期待持续升温。

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上海航班1028班,广州544班。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有39.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其中,64400人来到北京。102800人来到上海,54400人来到广州。

集中隔离政策前,多少人境外回国人员已处于居家隔离?

姜世勃认为,若不花时间充分理解相关安全风险,贸然进行疫苗和药物测试,可能会给疫情蔓延的当下和未来带来不可预见的困难,“尽管形势紧急,还是应三思而后行。”疫情防控仍没有到可以松劲的时候。

早在1月底,智飞龙科马就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并签订了框架协议。

居家隔离真的能“隔”住吗?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3月23日,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确诊之前,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上海、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

就在同一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宣布已对mRNA-1273的I期临床试验的首位参与志愿者完成疫苗接种。此时,距离这款疫苗选择序列仅过去63天。

姜世勃也在文章中举例,针对另一种冠状病毒——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开发的疫苗曾增加了猫罹患该疾病的风险。他呼吁,监管机构必须继续要求疫苗开发者检查动物研究中的潜在有害反应,而且先对健康的人类志愿者进行谨慎评估,先了解其是否对任何冠状病毒有抗体,才能招募参加疫苗安全性试验。

在姜世勃看来,坚持标准的研发流程是保护人类健康的关键,在允许新冠疫苗用于人类之前,监管机构必须通过一系列病毒株和一个以上的动物模型,对其安全性进行评价,“不仅如此,监管机构还应看到强有力的临床前证据,证明实验性疫苗能够预防感染——即使那可能意味着需要等待几周甚至几个月来获得适用的动物模型。如此投入时间是值得的。对SARS病毒的研究表明,令人担忧的免疫反应可见于雪貂和猴子,但是未见于小鼠。”

曾参与SARS(非典)疫苗研究的中国免疫学会理事长、全军免疫学研究所所长吴玉章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疫苗研发至关重要的III期临床试验需要对症人群,在目前国内新增确诊病例锐减的情况下,临床试验或将在海外展开。